A Reunion of East and West: Reflections on the Roots of Creative Arts Therapy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 Reunion of East and West: Reflections on the Roots of Creative Arts Therapy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东西方重聚:对创造性艺术治疗和中国传统医学的根源反思

Krystal Demaine

Endicott College, USA

恩迪克特学院,美国

Abstract

This article shares a reflection from a workshop conducted by four Creative Arts Therapy colleagues who live both across American and Beijing, China. The workshop explored a relationship between western practices of creative arts therapy (CAT)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Participants of the workshop included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nd members from a private liberal arts college. The arts based components of the workshop included musical sounds, movement, color, and painting. The deeply ancient and richly artistic Chinese culture maintains its roots in wellness and healing through the practice of TCM. Through the workshop presentati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CM and CAT were discussed within the context of current western literature. The role of collaborative and experiential learning as a method of pedagogy within this workshop highlighted the interdisciplinary nature and hands on learning that is most salient to the study of CAT as well as TCM. The challenges and positives that can emerge within collaborative pedagogy are considered and discussed.

摘要

本文分享了对四位创造性艺术治疗同仁所举办的工作坊的思考, 他们分别居住在美国东西岸和中国北京。 工作坊探索了创造艺术治疗(CAT)的西方实践和中国传统医学(TCM)之间的关系。
工作坊的参与者包括一所私立博雅学院的本科学生和教职工。
工作坊中艺术为基础的因素包括音乐、动作、颜色和绘画。通过中医的实践,深厚古老、富于艺术的中国文化保持了健康和治疗的根源。这次工作坊协作式学习和体验式学习作为一种教学方法的作用突出了:在创造性艺术治疗CAT以及传统中医TCM的学习中,最主要的就是跨学科性和亲身实践式的学习。本文还考虑并讨论了协作性教学中可能出现的挑战和积极效应。

关键词: 创造性艺术治疗,教学,协作,本科生,中国传统医学

 

English full textA Reunion of East and West: Reflections on the Roots of Creative Arts Therapy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y Krystal Demaine

 

1. 介绍

“要教育某人,你应该从诗歌开始,强调仪式,以音乐结束。”(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译者注(王丽翻译)
(孔子, 公元前551-479年)

2014年秋天,来自东方和西方的创造性艺术治疗(CAT)的实践者们举办了一次协作式工作坊。

四位创造性艺术治疗师曾相遇在2009年8月在中国北京举行的第三届“艺术与自然健康创造性艺术治疗”年会上,这次工作坊是他们的一次重聚。自2009年开会以来,这些实践者们已成为彼此的同事、朋友和导师。工作坊演讲者包括我自己,Demaine博士,美国马萨诸塞州委员会认证音乐治疗师和注册表达艺术治疗师。 Richardson博士,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委员会认证艺术治疗师、注册游戏治疗师以及注册沙盘治疗师; Andrea Gollub女士是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委员会认证艺术治疗师; 王春红女士是来自中国北京的舞蹈治疗师和熟练的中医(TCM)从业者。

2009年在北京会议上,这些同事之间的专业关系如鲜花盛开,而种子是他们会面之前就种下的。Richardson博士是与北京的王女士取得联系的第一批美国人之一。两人在Stephanie Brook博士的引介下,通过电子邮件展开了对话。Brook博士是一位艺术治疗师,(参加了第二届艺术与自然健康创造性艺术治疗年会并发表演讲)。

当时Brook博士邀请Richardson博士参加2006年年会。(译者注:此处应为2007年,Brook参加过2005年第一届及2007年第二届的会议)理查德森博士没有亲自出席会议,而是发了一部关于她工作的视频作为替代。视频令人兴奋,引发了会议组织者之一的王女士的特别兴趣。从那以后,王女士联系了Richardson博士,两人通过电子邮件持续了两年多的交流。即使有距离和传统思想的阻隔,她们的对话仍帮助她们认识到彼此工作的共性。

在筹备2009年第三次会议时,Richardson博士通过电子邮件将王女士介绍给Gollub女士和Demaine博士,她们而后应邀在第四届年会发表演讲。正是在这次会议上,这些女人首次会晤。在这里,讲演以专题研讨/工作坊的形式进行,与会者全部参与同一个基于讲座及互动的体验。

在2009年北京会面过后,四人通过电子邮件和Skype继续她们的友情。她们之间的对话给相互学习创造性艺术治疗和向王女士学习传统中医提供了机会,并为新的想法、联系和合作打下基础。Demaine博士和Richardson博士开始更认真地研究传统中医,并把中医的方法结合在创造性艺术治疗教育课堂中。接下来,在2010年,Demaine博士和Richardson博士总结他们在北京在一起的时间,并在大学学士会议做了报告(Demaine & Richardson,2010)。在2011年,这两位博士在同一本书中,写了关于同一主题的书籍章节(Demaine & Richardson,2015;Demaine 2015)。2014年王女士通知大家她将第一次旅行至美国。经过持续的对话和精心的安排,三场工作坊式的报告计划在王女士在美时间进行。每一个工作坊持续一个半小时,目标在于从东、西方角度教育大家创造性艺术治疗和传统中国文化之间的关系。每一个工作坊在组织者工作的大学或临床诊所中举行,依次分布在加州洛杉矶、马萨诸塞州剑桥和马萨诸塞州贝弗利。这篇文章主要聚焦在最后一个工作坊。

在表达性和创造性艺术治疗的教育中融入东方精神修炼,目前出现在一些项目中。例如,加州整合研究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Integral Studies)和那洛巴大学(Naropa University)都提供表达性艺术治疗学位,重点研究东方精神修炼。此外,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the Five Branches University)专门从事培训式传统中医(TCM)的教育,定期提供与创造性和表达性艺术治疗相关的工作坊和培训(见Rappaport,2014年)。类似地,纽约欧米茄整体医疗研究中心(the Omega Institute for Holistic Studies)等健康组织也提供整合了艺术和东方治疗实践的工作坊(超级炁周末,Super Qi Weekend,2016)。历史上,人们所知的最古老的基于艺术的治疗形式存在于萨满教传统中,它起始于史前时代的亚细亚。

萨满实践包含治疗性庆典和仪式,其中包括音乐制作、舞蹈、视觉艺术制作,也为现在西方的表达性艺术治疗实践奠定了基础(McNiff,2009)。这篇文章中所探讨的工作坊汇集了一系列专家,她们虽身处不同地域,但她们分享了艺术在身体及意识中发挥整体性作用上志同道合的价值观。 通过仔细研究自然之美以及自然所提供的一切作为疗愈的资源,传统中医学汲取了自然以及“全人”(原文:Whole body)(译者注:近年来,西方出现的一个新的理念,即身体是整体的,而不能将器官单独分开来治疗,要考虑到整个身体器官功能及意识的协调性和合作性。所以,在这里将whole body awareness翻译为“全人”)作为疗愈方法。这篇文章讨论了工作坊的演讲者如何通过西方和中国传统疗愈方式将艺术整合起来,以探究西方创造性艺术治疗的根源如何与东方产生联系。文章也反思工作坊演讲者之间产生的关系,以及她们对创造性艺术治疗的热情和观点如何互相影响而产出一个成功的协作式工作坊。

 

2. 发展与开幕

在一个早秋的傍晚,当阳光正要褪去,二十五名学生与教职工迈进三楼的创造性艺术教室,参加这场创造性艺术治疗与传统中医工作坊。工作坊坐落在一栋富有想象力设计的艺术教学楼里。教室里,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在地面投下光斑。学校里还有一个黑盒子剧场、钢琴练习室、录音棚、设计室和摄影实验室。美术系设在顶楼,这里的楼道布满了学校学生们的艺术作品。放眼望去,一大张纸横铺一面黑墙,画上是一个舞者用全身表现她动作方式的定格画面。在它一旁,与荣格原型相似的动物绘画大胆的挂在墙上。这些作品来自学生的艺术研究项目(Demaine,2016)。在画室里,学生们勤奋地在用油笔在硬板和帆布上作画,在旁边的教室里,学生们对照人体模特在大绘图台上勾画人体结构图。三楼的倒数第二个教室就是创造性艺术室;这间教室专门用于创造性艺术治疗相关课程。这间房间里的墙上和角落里都布置了抽象的艺术图标。教室的装饰激发人们的创造力、游戏和探索。当人们进入教室时,古筝音乐响起,绿茶泡上。人们静静的吸收、沉浸其中,感受着房间内由香气与声响交织的境界。

演讲者们希望参与者们进入一个多感官的环境,捕捉2009年北京体验的精髓。凳子的摆设允许参与者们看见演讲者所在的教室前方。在椅子后方,一张长桌上布置有大卷的画纸、各种画笔、不同浓度的黑墨水杯以及彩色的丝巾。

工作坊开始之前,演讲者们聚集在一起,用一小时的时间讨论了如何布置教室,以及演讲的总体流程。房间的布置模仿之前的一个工作坊环境,唤起参与者身处北京的意象(Demaine & Richardson,2010)。同样地,素材的设计可使大家通过中医和创造性艺术治疗探索一系列的艺术方式。

在一起短时间地探索了房间过后,演讲者们决定了艺术形式开始的流程,从音乐开始。就像表达性艺术治疗一个疗程的发展,工作坊的发展好似自然的开展,由一种艺术形式带入另一种。顺序编排好过后,接下来的工作坊内容将由每一个演讲者即兴地从自己的知识领域和临床经验中分享。当参与者们来到教室里之后,演讲者们邀请他们开始注意周围的环境和教室的空间。参与者们被邀请关注古筝的音乐和绿茶的气味。对于演讲者们来说,这个环境重新唤醒她们的第一次会面。当参与者们就座后,Demaine博士讨论了播放的音乐。她描述古筝为一个多弦的传统中国乐器,与美国传统的杜西莫琴相似。她描述了古筝的美丽、型号与音色。她说,古筝的名字来源于当它被用力拨动时所发出的铮铮声(Demaine,2015)。Demaine博士的发言之后,演讲者们从第一个艺术形式开始,启动了她们的协作式工作坊。

 

3、治疗的根源和音调

“灵魂中的音乐能在宇宙中听到”(大音希声-老子,译者王丽注)
老子

随着古筝声音的消退,演讲者介绍了她们自己、她们彼此的关系以及她们的工作。接着,Demaine博士开始讨论中国文化和传统中医的哲学背景。她指出很多传统中医理论源自儒家、佛教和道家哲学。 这三种信仰出现于一个轴心或启蒙时代(公元前600年左右)。其共同目标是让人们生活和谐并顺其自然(文树,2003年)。她向与会者指出,这种顺其自然,类似于麦克尼夫McNiff(1998)的“信任进程”(“trust the process”)的概念。工作坊的参与者对这个概念很熟悉,因为他们已在课程中学过。对于演讲者来说,很重要的是鼓励学生们为了理解传统中医(TCM)并加以整合而学习。Demaine博士接着说,《黄帝内经》是传统中医的开创性著作,它的英文被翻译为《黄帝的内科经典》。《黄帝内经》呈现了独创性的传统中医理论和记载。Demaine博士开始讲解传统中医(TCM)以五行学说为依据。五行的象征是:土、火、金、木和水。五种元素对应人体的五种器官(中医所讲的五藏——译者注),而这五种器官又与季节、性质、颜色和音高等元素相关(Reid,1996;Su,1966)。(按照中医的说法,五行对应五藏,对应五季、五种属性、五色、五音等等——译者注)。Demaine博士在分享中医知识时,将其与西方的创造性艺术治疗方法联系起来;就像多元模式联合的表达性艺术治疗一样,中国哲学家发现,一种元素产生了另一种元素,比如木生火,然后是土,气或水(五行的相生这样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作者提到空气,是西方的四大元素土、空气、水、火。——译者注);正如同绘画产生运动,声音激发想象(Knill,Barba,& Fuchs,2004)。Demaine博士接着宣布,“现在我们将开始探索第一种形式——音乐!”

王女士把手伸到桌前,抓起五个小塑料盒,每个盒子颜色不同。这些盒子是她从北京带来的。她告诉大家,这些颜色与五行元素相对应,绿色、红色、黄色、白色和黑色。她打开开关,递给每个演讲者一个。每个盒子与一个基本音调产生共鸣的嗡鸣。Demaine博士解释说,每一个音高都与五声音阶(也称为五音)中的音阶相对应。这种音阶在西方和中国音乐中都很常见。Demaine博士唱出音高:哆、来、咪,嗖,拉,她解释这些音符是C、D、E、G、A,其中C是“哆”。王女士接着插话说明这些音调在汉语里叫做“宫”、“商”、“角”、“徵”、“羽”(Demaine & Richardson,2015)

当Demaine博士讨论这五音及其与五行学说的关系时,参与者们聆听并体验了通过手握音乐小盒传送的振动。Gollub女士、王女士、Demaine博士和Richardson博士将声音盒在室内移动,移动到参与者的身体上、头上、体侧,下到脚底,这样参与者就可以有一个完整的身体体验。

Demaine博士谈论了这些音调与器官的对应关系:肺、肝、肾、心、脾,或味道:甜、酸、苦、辛、咸(Reid,1996年)。从西方视角看,表达性艺术治疗通常指在疗愈环境中,通过所谓的治疗调音,把艺术与身体进行整合式的连接。Demaine博士引用了一门课程中的内容,其中Kossak(2008年)将“调音”定义为“一种既有个人主义也有共同体验经验”,可以是个体化的,也可以是集体性的,包括心理的、情感的及躯体的意识状态”(第14页)。传统中医中有一个要点是整体自身,整体的整合被称为“炁”,发音为“Chi”,它被定义为“生命力”,或是身体能量的流动(Demaine,2015)。和“炁”一样,治疗调音重点关注能量和音符的流动或平衡,并注意到平衡的不同步会扰乱这种流动(Kossak,2008)。王女士解释说,在传统中医中,炁或生命力主宰脏器功能和气血循环。当艺术与身体结合起来时(舞蹈/运动、音乐、视觉艺术),就会有一种完整感和整合的意识,能够纳入调和感。

Demaine博士和Richardson博士也插入话题“中医也强调通过与人息息相关的饮食、环境、季节和运动使身心平衡”。从本质上说,艺术能够提供一种多感官体验,让整个身体以整合意识的方式参与其中(Demaine&Richardson,2015)。

在经历了音乐盒和听演讲者讨论中医与五行学说的关系后,参与者展开了讨论。音乐是如何通过运动、刺激动觉、激发炁来影响整个身体的观念得以辨识。Demaine博士指出,按照这种思路对音乐进行思考,就有了既包含西方又包含东方的视角。一位参与者分享了倾听这些音调是如何抚慰她的身体,平静她的心,并帮助她调整到不分散的注意力。另一个人分享说,他在听着这五种音调的同时,也感到一种到了大地连接的感觉。Demaine博士总结说每一种音调的设计(考虑到五行学说),都是为了引发体内一个器官的共鸣。她指出,虽然对这一主题的研究不多,但文献表明,人们对科学地研究音调是如何刺激器官的是有兴趣的(Demaine,2015年)。

 

4.能量的流动和颜色

“重力是轻盈的根源;静止是运动的统治者(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译者注
(老子,1994,p.26)

在五音结束后,没有提示,演讲者自然地,将音乐盒收起来,王女士指示大家在椅子前面站成一个圆圈。王女士带来了一个装满彩色尼龙围巾的包,并要求每个人从包里选择一条围巾。 Demaine博士指出,在五行理论中有五种对应颜色,每种颜色都能滋养身体器官; 绿色对应肝脏,红色对应心脏,黄色对应脾脏,白色对应肺脏,黑色对应肾脏(译者注:中医的五色对应关系,有动态性。也可以理解为绿色入肝、红色入心、黄色入脾、白色入肺、黑色入肾。中文表述得更加丰富,可以参考另外的中医专业文章。)(Demaine&Richardson,2015)。参与者紧紧抓住各种色调的粉红色,橙色,绿色,蓝色和黄色,王女士告知每种颜色的TCM含义。她指出,当颜色不是五行理论中(绿色,红色,黄色,白色和黑色)的直接色调时,混合的颜色(如橙色 – 红色和黄色的混合物)象征两种不同的因素及内容调和的结果。 Gollub女士和Richardson博士指出了西方艺术疗法的不同之处,艺术疗法本身并没有解释颜色,而是在艺术治疗过程中,由客户者来决定颜色对于他们的独特意义。

在场的同事们认识到,这是对创造性艺术治疗理解上的一个显著的文化差异。 借着这些颜色,王女士邀请大家进行运动整合。 她请小组成员一个接一个地用围巾做一个动作,然后让圈内的其他人重复一遍。 Demaine博士和Richardson博士指出艺术治疗和表达艺术治疗的西方文献中经常提到这种观察、接纳、反思和复制方法的地方(Knill,Barba,Fuchs,2004; McNiff,1998; 1992; 2009)。 然后,王女士指示每个人一个一个地以一种即兴的编舞方式绕着圆圈移动他或她的围巾。她要求大家去觉察颜色、身体和整个运动之间的联系。 她将每个人的运动联系起来。 这是一项重要的成果,它产生了一支超乎寻常的舞蹈。这支超乎寻常的舞蹈把整个团队容纳其中,让大家能够感受到“炁”作为群体互动和人际关系链接的方法。 Demaine博士提醒小组这种“炁”的本质具有动态性,可以作为一种探寻全身整合意识的方法。当参与者移动他们的围巾时,表情变得夸张,幅度更大,也更艳丽。 群组成员脸部的表情变得更加自由。 王女士指出,看起来大家越来越投入到流动中了。 大家已经放下了固守的期望,允许围巾带动他们的身体,允许他们的身体与围巾一起运动。 这时有一种自然的深入到过程中,那是一种对“炁”的流动的顺应。 当动作停顿时,王女士收起围巾,微笑地站着。

 

5.用黑色油墨绘画

围巾舞蹈引起了小组的讨论,运动如何在视觉艺术中发挥重要作用。 作为画家本身,许多参与者在探索运动如何影响他们自己的视觉艺术作品以及如何通过运动进行绘画方面拥有个人经验。 Richardson博士邀请参与者们来到桌子周围,桌子上放着画笔,颜料杯和铺好的巨大白纸。 纸张横跨整张桌子。小容器中装着深浅浓淡不同的墨汁。桌子上还有各种大小的笔刷。

王女士指示每个人拿起一支画笔,将其蘸入他或她选择的墨汁容器中,然后逐一在长白纸上画一笔。 王女士观察作画,而其他演讲者则与参加者一同参加。 王女士指出,作为CAT的一种方法,在现场静静地观察工作的重要性。 在每个人在纸上画过一笔之后,王女士邀请小组在片刻停顿后,再次在纸上画上一笔。 她提醒小组在做“一笔画”时刷子不要离开纸面。 每个人做完两次后,她询问是否有人还要添加。(见图1)。

在两名参与者增加了几笔之后,大家认为这幅画圆满完成。 王女士默默地停了片刻,笑了笑,然后让参与者注视这幅画的全部。 在片刻默默地观察之后,她要求每个人用一两个词描述出关于这个画对他们意味着什么(见图2)。 每个人都说出了一两个关于绘画过程的想法。 这些成员中提供出来的一些词语包括在内; 冥想,协作,清新,自由的和长见识的。 其中一名小组成员询问是否可以将这幅画挂在创意工作室。 小组一起确定了一个悬挂的位置,然后这幅(壁)画找到了它的新家。

FIGURE 1 | Mural in process壁画在进行中

FIGURE 2 | Discussion of completed mural讨论完成的壁画

6.思考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圆圈,扩大直到它加入无限的圆圈运动”
(阿内丝.尼恩,1967,p.249)

壁画挂起后,参与者和演讲者们一起站在一个大圆圈里。 Demaine博士打开了工作坊最初开始时播放的古筝音乐。 然后她提出了一个大家熟悉的闭关的练习,这种关闭通常在她的课堂上进行,称为冥想球。 她告诉小组,她将拿着一个想象中的球,在房间环绕移动。 她提示,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球上添加一条愿意与大家共享的消息,每个人都为这个想象中的球做出贡献,每个人都有机会感谢在这个团队的体验。 与会者也陈述了在研讨会上他们最感特殊的瞬间。

研讨会结束后,所有参与者都离开了房间,演讲者们开始清理艺术用品,古筝音乐仍然在背景中播放,他们一起讨论了这段在一起的时间。 演讲者认为研讨会很有意义。 参与者们的反应很明显,他们经历了一些全新的事物,也意识到了CAT和TCM之间的深层联系。 演讲者们意识到在艺术形式和身体、心灵和思想中都有一个完整的循环感。 通过音乐模式开始工作坊,通过音乐盒、通过绘画和深思熟虑的讨论转变为完整的身体表达,让人们意识到整体性“全人的”(译者注:Whole body在西方新思维下,指的是身体各个部分及意识需要完整性的考虑,而不是人身体不同的部分组成的整体)连接与整合。

此外,演讲者们也谈到了工作坊时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连接。她们引用当前学生课程中正研讨的文献。 这些文献支持,演讲者鼓励的,在所呈现的内容中鉴别东西方视角之间的联系。另外,看到每一种艺术的相互联系以及它如何借鉴于古代东方哲学,使人们能够放任并进入到动态的顺应过程中。 王女士指出在研讨会期间对全身整合的使用,即小组成员们从接纳那些基本音乐开始,经过身体进入头部或思维空间的过程。

演讲者们认为,他们的东西方合作为参与者带来了独特而不可否认的价值。 每位演讲者都来自不同的文化、创意和个人背景。每位演讲者都贡献了一些技术娴熟的、丰富知识的、良好沟通的、重要的内容。 演讲者们指出,合作可能具有挑战性,但合作起来又很容易。 他们感觉到这种舒适感来自对对方工作及空间的平等尊重。 她们明白,尽管年龄、培训和背景不同,每位演讲者都有值得向对方学习的。协作式教学法和协作式学习,真正适合创造艺术。这正是由此次工作坊的主持人们所达成并带动出来的。 (CAT)的多学科领域,也是和传统中医(TCM)的学习和实践。

讨论之后,演讲者们离开创意艺术工作室,一起下楼到当天早些时候见面的视觉和表演艺术学院的一楼。 她们彼此告别,并期待着未来的合作。 Demaine博士承诺,她会向同事们发送学生反馈。

研讨会之后的几天,学生们有时间消化他们的经历; Demaine博士回到教室,问她的班级是否可以通过艺术形式来回应研讨会。 每个参与者通过音乐,诗歌或视觉艺术创造了一种美学反应,并与全班同学共享。 在讨论中,学生们表示他们很欣赏工作坊的经历,并且很高兴参加。 有些学生特别受中国文化元素感动,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学习创造艺术治疗。

其他学生对某一个的艺术体验产生独特的兴趣。 例如,黑色的壁画让一名学生在她的日记中用黑色墨水作为回应。 另一名学生被音乐盒所触动,并且有兴趣更深入地探索声音和振动的方面内容,她回应了一个代表声音的抽象图像。 Demaine博士与她的回到全球各地居住的同事们分享了学生的回答。

总而言之,通过创造性艺术治疗的专家们带来的东方和西方的视角,工作坊的参与者们探索了传统中医的丰富性。此外,工作坊还让演讲者们有机会重聚,并重新点燃她们共同的教学、表达和艺术创作的灵感火花。协作在教学中有时具有挑战性,但找到合适的合作者可以为学生和教师都带来丰厚的回报。本文探讨的工作坊的演讲者们之间的纽带将一直持续。 王女士的下一个目标是在全球创造性艺术治疗的跨文化融合中开辟新的道路。 这一情怀深印每个演讲者的心间,她们计划着继续完成她们的使命。

 

7.重新开始

2016年夏天,王女士回到美国并会见了Demaine博士。两人讨论了她们东西方合作的后续步骤。王女士分享了她最近在2015年夏天在中国北京举办的第四届创造艺术治疗艺术与自然健康大会的反思。王女士是会议的主要组织者。在她的美国同事中,只有Richardson博士有机会参加。展望未来,同事们表示有兴趣将第五届年度创造艺术治疗和艺术与自然健康会议带到美国。这次会议的新家将为西方更多的参与提供机会。这些同事之间交流的丰富信息对每个人来说都很珍贵。虽然只有王女士接受过正规的中医培训,但美国同事通过自己的研究和与王女士的合作,已经学会了很多,并有所成长。同样,王女士报告了她从同事们那里在CAT、西方文化和英语方面获得了更多成长。她们希望与同事和学生一起继续他们的CAT对话,并加深他们共同的思路。这种思维源于她们对教学,学习和共同成长的热情,以创建一个治愈、理解和拓展东西方的全球创意桥梁。

 

关于作者

Krystal Demaine,博士,REAT,MT-BC,RYT,是委员会认证音乐治疗师,
注册表达艺术治疗师和注册瑜伽教师。 她是恩迪科特学院创意艺术治疗副教授,莱斯利大学和塞勒姆州立大学的兼职教师。 她的研究兴趣包括本科教育学,艺术和神经发育障碍,以及东西方治疗艺术实践。
电子邮件:kdemaine@endicott.edu

References

Demaine, K. (2016, April). Creative healing: Exploring the roots and essence of art therapy at Endicott
College. Dad and Mom: Art Giving Life, Linda Mary Montano and Ed Woodham, exhibition catalog.
Endicott College, Heftler Gallery. Beverly, MA, USA.
Demaine, K. & Richardson, J. (2010, March). Expressive therapies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ommunity of Scholars Day at Lesley University. Cambridge, MA.
Demaine, K. & Richardson, J. F. (2015). The arts and natural health: A merging of creative arts therapies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S. L. Brooke & C. Meyers (Eds.), Therapists Creating a Cultural
Tapestry: Using the Creative Therapies Across Cultures (pp. 57-73). Springfield, Il: Charles C.
Thomas.
Demaine, K. (2015). Musical roots for healing: The five tone system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S. L. Brooke & C. Meyers (Eds.), Therapists Creating a Cultural Tapestry: Using the Creative
Therapies Across Cultures (pp. 154-169). Springfield, Il: Charles C. Thomas.
Demaine, K. (2014, June). Merging voices and finding harmony in co-teaching. A doctoral student’s
experiences of co-teaching a music therapy course with her doctoral advisor. Voices: A World Forum
for Music Therapy, 14(2). Retrieved from: https://voices.no/index.php/voices/article/view/743/647.
Knill, P. Barba, H, & Fuchs, M. (2004). Minstrels of the soul: Intermodal expressive therapy. (2nd Ed.)
Ontario, Canada: EGS Press.
Kossak, M. (2008). Therapeutic attunement: A transpersonal view of expressive arts therapy. The Arts in
Psychotherapy, 36(1), p. 13-18.
McNiff, S. (1992). Art as Medicine: Creating a Therapy of the Imagination. Boston, MA: Shambhala.
McNiff, S. (1998). Trust the process: An artist’s guide to letting go. Boston: Shambhala.
McNiff, S. (2009). Integrating the arts in therapy: History, theory, and practice. Springfield, IL: Charles
C. Thomas.
Nin, A. (1967). The diary of Anias Nin. Orlando, FL. Harcourt Brace and Company.
Rappaport, L. 2015. Mindfulness and the arts therapies: Theory and practice.
Reid, D. (1996). The Shambhala guide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 essential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an ancient healing art. Boston, MA: Shambhala. Philadelphia, PA: Jessica
Kingsley Publishers.
Su, W. (1966). Huang Ti nei ching su wên: The yellow emperor’s classic of internal medicine (I. Viethtrans.).
Los Angeles,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Super Qi Weekend. (2016).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omega.org/workshops/super-qiweekend?
source=ePromo.OM.MM#-workshop-description-block
Tzu, L. & Streep, P. (1994). Tao te ching. Boston, MA: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Unschuld, P. (2003). Huang Di Nei Jing Su Wen: Nature, Knowledge, Imagery in an Ancient Chinese
Medical Text. England, UK: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Text.

翻译:王丽,王春红